姚伟
学术哲学的邀请(27)——知者心忧,不知何求 精选
2021-4-18 17:07
阅读:2649

对于学术的探究,我是否知之甚少,我是否不可能找到绝对真理,我需要超越具体思维,而不仅仅从单一视角出发,这便唤醒了我了解学术的渴望,我先回答千万个问题,关于自己的,关于世界的,关于生命体乃至宇宙的,关于如何处理好学术与生活,如何让学术充实生活和生命的意义何价值,我投身其中且扪心自问,是直指人心还是逃避闪躲,所有这些问题在无数个夜晚一遍又一遍敲打着我,我是否试图不再思考,我是否试图关闭五官,是否试图从中超脱或者麻痹自己不去思考。在不断辗转反侧之后,这些问题义无反顾地又再次涌现。

我需要面对学术,面对思考,面对不盲从,面对不逃避和直视,不被同化,不被麻痹地进行探究式的研究。关于学术,有许多问题,但是有一个根本的问题,那便是如何回答学术向我提出的这些问题。问题是不会产生于纯粹的无知,如果一个人对于学术什么也不知道或者不相信自己甚至知之甚微,估计是提不出问题的。这让我不得不从质疑自我认为已经拥有的学术知识入手,包括之前自己引以为豪的学术知识和经验,我不得不自我提问:我是如何获取这些学术知识的?对这些学术知识的确定性和不确定性了解多少?我如何才能提升和拓展这些学术知识,或者是否有替代性学术知识?是否有必要去修正我们认为正确的学术知识?

当然,学术的理性并不是一种简单的东西,它不是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的、用来照亮现实的指明灯,也不是与此类似的东西,或者更像是一连串推理、摸索与审慎的集合体,部分受学术经验指引,部分以逻辑准则为基础。这种学术理想不得不让我们面对质疑学术知识的怀疑主义,怀疑所拥有的名副其实的学术知识的能力。或者,所谓的人类的学术知识至少都是可疑的,并且总的来说,我们的学术知识还具有很大的局限性和拓展空间。

我们能够理解现实或者部分地理解现实,因为我们是现实的组成部分,这或许是质性研究的溯源所在,而且我们自身也是按照相类似的原则被塑造。我们的感觉和思维是真实的,这或多或少,或好或坏地反映现实的其他部分。在质性研究的范畴中,或者在其他定量研究、机器学习、仿真模拟中,现实世界所提供的一切知识是与我们的感性形式和知性范畴的结合体。我们不能认识物的自身,而只能起始于通过感官感受并经由头脑加工后所呈现的样子。我们不能认识纯粹的现实,而只能认识对于我们来说是现实的东西,当然,这不包括预测和展望。

思想是抽象的,或者说思想是我们从感性材料出发,以一系列综合为基础的。定量研究、定性研究、仿真模拟、机器学习等都有其学术脉络和研究理路,假以从学术哲学出发,是否可以一通百通,直指学心,这也许就是学术哲学所赋予的“千里眼”。即便如此,诚如所言,我深知我的学术之路并非平坦与畅通,我的学术认知局限丛生,或者漏洞百出,这便驱使着我去接受我学术的不完美,包括自己否定自己。我只能去培养自己的学术哲学思辨气质,将其他人也当作哲学家来对待,向他们提供学术理性,聆听他们的学术理性,并总是抱着一种学术探究及学术怀疑的态度,从不同个体之间、生活和学术之际、生命和意义之间,实践和理论之中,世界和宇宙之间的交锋中构建学术认知。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姚伟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ap.sciencetimes.com.cn/blog-541012-1282620.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7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2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