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伟
学术哲学的邀请(30)——知我者谓我心忧 精选
2021-5-18 19:11
阅读:2201

学术哲学的邀请(30)——知我者谓我心忧

关于学术哲学的探究,或许会丰富多彩,各式各样。只要我们对学术哲学感兴趣,便会形成自己的学术哲学观,而自己的学术哲学观未必和其他人的一样,那么把谁的学术哲学观当作真正的定义呢?这也许会产生误导,我们探究学术哲学观,每个人都应该把什么是学术哲学观放在心上,反复地思考并形成自己的学术哲学观,这才是我们探究学术哲学观的真正目的和收获所在。学术哲学或许有许多形态,而不应该以单一或者固化的标准去判断。

这一番思考是否是“杞人忧天”,我也不禁发出一番感叹:“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这种对于学术哲学的探究是带有诗人忧患气质的,是一种带有“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的使命,是一种忧国忧民的气质。对于学术哲学的探究,背后是把自己同知识、方向、领域、知识、社会、历史、国家、世界乃至宇宙的思考与个人联系在一起的。

这就需要在追问学术哲学中的诠释学,学术哲学中的诠释学主要问题是理解和解释,即对所有学术现象、资料和数据的理解都离不开前见,都是以前见为出发点的,而所有的解释都是对前见与现象、资料和数据意义之间距离的一种弥合,用诠释学的话来说,这是一种“视界融合”。当然,理解和解释并非任意曲解,视界融合是有条件和标准的,这也是“学术效果”,即通过对现象、资料和数据的理解和解释,使现象、资料和数据发挥新的活力和生命力,产生某种影响和作用。不过,学术效果也是很难把握和保证的,但是,从学术哲学的角度,通过诠释、理解和解释而达到视界融合还是可能的,而且必然会推陈出新,推动学术哲学的发展。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姚伟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ap.sciencetimes.com.cn/blog-541012-1287143.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9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2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